未分类

七月直播在哪里可以下载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以严老爷子的“仁义道德”,严家与白家的娃娃亲必定会得到认同。既然如此,他还说什么呢?

“都是不错的人家,如果能领回家一儿半女,我们也不逼。”严老爷子进行最后的让步,这也是他们共同考虑的结果。

严家非一般人家,儿媳妇儿也不是那么好挑选的。他已经老了,严诺也不再年轻,严家的家业需要一个继承人。

趁着他如今身子骨还算硬朗,他想亲眼看看严家的下一代成长。

严诺倒是不以为意,他的孩子必定是他和爱人爱情的结晶,可不是什么随便女人都可以生的。

他的目光变得越发冷漠,严老爷子有些心虚地朝那边看了一眼,却不敢多说什么。他知道,以他的立场是最不该说这句话的人。可是,无奈……

史密斯退了下去,房间内只留下严诺与严老爷子的两个人。史密斯的轻易离开,让严诺不敢大意,他屏息以待严老爷子接下来的话……

只见严老爷子踌躇了片刻,这才道:

“我准备认史密斯为干孙子,只等他这才任务结束就对外宣布。这件事,是什么想法?”

他略有紧张地看着严诺,不安的模样与他的形象极为不符。

严诺的脸上面无表情,淡然的样子连冷漠都少了许多。然而,这一切正是让严老爷子感到紧张的原因,他不怕严诺不同意他的想法,只怕严诺对此漠然。

韩系热裤美眉荷叶下卖萌

“随便。”严诺毫无表情道。他的“随便”是真的无所谓,也是真的让严老爷子感到无助。

“如果他成为我的干孙子,在法律上他和具有同等继承权利。”严老爷子提醒道,明明他对把严家交给外人没有任何想法,却非要去刺激严诺的反射神经。

他最无法接受的就是严诺对家人的冷漠,他想要改善,却不知道该如何改善。

“还在怪我吗?”严老爷子叹了口气,惆怅道:

“如果我知道会发生那种事,说什么我也不会让小深进严家门。”

对于往事,他刻骨铭心,带着自责的口吻几欲落泪。

“都已经过去了,说这些有意义吗?”严诺不为所动,目光清冷,就仿佛对待陌生人一般。

严老爷子微怒道:

“都已经过去了,可仍然无法释怀。”

这是他最在意的地方,却也是最无助的地方。逝去的事已经不能再回来,他们眼前人为什么还不能好好地在一起?

明明,明明严诺母亲离世时的举动,也表明她接受了小深。

严诺的神情因严老爷子的话终于有了一丝松动,他压住愤怒冷声道:

“那么想让我怎么做?认他当兄弟?还是我的父母能回来?”

都不可能!

“!”严老爷子差点爆发,却拼命忍耐住了。过了一会儿,他不由叹息道:“小深很喜欢。”

“那又怎样?”严诺直接反问,是不是所有喜欢他的人,他都要去喜欢?是不是所有喜欢他的人,他都不能去讨厌?而是不是所有喜欢他的人,他都要选择去原谅。

答案是肯定的也是仅有的,不能。

严老爷子无奈了,每次谈到这个话题他都有一种深深的无力感。无论他怎么做,都无法令严诺的心结打开。

“我不要求怎样,赶快找个女人照顾,我们也能安心。”严老爷子无话可说,只能最后交代一句。

每一次都是他先败下阵来,每一次都让他无可奈何。

严诺的态度已经转为冰冷,看得出他已将自己的心情控制良好。

这样的严诺让严老爷子又爱又气,他总是那样理智,可理智的深处却是因为感性。从眼前看,严诺是严家最后的继承人。可若是从长久来看,他会毁了严家,更会毁掉他自己。

“陪我出去走走吧,太久没来这里,很多事物都已经疏离。”严老爷子放下架势,淡然道。他不知道自己该拿何种态度对待严诺,低微是他唯一能够想到的办法。

可是严诺对此却不屑一顾。

“您可以让史密斯陪您走,他会很乐意执行。”

什么干孙子、家产,他都不在乎。他在乎的人已经消失,眼前的一切对他来说没有任何意义。

严诺的一再冷漠,终于让严老爷子爆发,他悲愤道:

“我现在只是让行驶一个做孙子的义务,仍然都做不到吗?”拐杖敲击地板,彰显他的愤怒。多年的“大佬”身份,也让无法让他一味隐忍。

他已经做到极限,而严诺仍然选择漠视。

“如果只是义务,那么……好吧。”严诺倒也痛快,直言道。

他的话让严老爷子无从发泄,只是义务,只是义务……

他有多么悲哀,竟然因为“义务”才能和自己的孙子陪着。

无论如何,严诺出了房间,而严老爷子的目的便也达到了。

严诺以为他的房间无人敢闯,可若是出现什么意外,旁人就不得不进入了。

“老爷子,诺的房间发生火灾。们暂时不要靠近,我已经派人进去灭火了。”

史密斯前来禀报,语气满满都是关切。

严诺朝他的房间看了一眼,浓烟已经四溢,这种危机之下里面的情况可以想象。

一瞬间,严诺已经明白了整个计划。

严老爷子带他走出房间,而史密斯则在后面放火、救火,为的就是进去搜查。什么相亲,什么关爱都是表象。他们真正的目的,只是为了搜查房间。

“史密斯,故意的!”严诺被摆了一道,冲着史密斯语气不善道。

“诺,在说什么呢?”史密斯很是无辜,迷茫的模样却难以掩饰他得意的内心。

严诺不再理会他们的纠缠,朝着别墅方向飞快跑去。他心里只有唐薇薇一个人,那么大的火她会不会出现什么意外?

“严诺,不能进去。”严老爷子威严的声音从背后传来,严诺并不理会。

几个黑衣人挡在他面前,阻拦意图明显。

严诺转过身,看着严老爷子,语气生冷道:

“爷爷,我以前没有听您的话,现在不会听,以后更不会听。”

严老爷子总以为自己是神,他的指示别人一定要听从。若是不从,便是不尊。

可听从他指示的人,又是什么下场?严诺比谁都清楚。

本书来自 品&a;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