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比草莓视频

躲在远处的控尸者感受着不断死亡的变异感染体,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可它的视野完被白色的浓烟遮住了,看不到浓烟里面发生了什么,这让它非常焦急。

就在控尸者准备冒险上前观察一番时,它突然发现路军制造的浓烟正在减弱,似乎有了消散的迹象,这是因为此时正在下大雨,极大程度影响了浓烟手雷的效果,让原本能持续喷吐浓烟十几分钟的浓烟手雷只喷吐了几分钟就要结束了。

见此,控尸者心中一喜,不再上前观察,静静待在原地等待着浓烟消散,毕竟它也害怕这是路军布下的圈套,万一它刚上前路军就突然跑出来攻击它,那它连跑的地方都没有了,所以它还是待在这里最为保险。

虽然这样看起来很怂,但是控尸者可不管怂不怂的,在它的认知里,它的生命最重要,它可以为了生命抛弃其它东西,包括它的感染体大军,所以它的一切行为方式都是以稳健为主。

还在和变异感染体战斗的路军也发现了周围的浓烟正在逐渐消散,脑子比较灵活的他马上就意识到是这阵大雨导致的,看来这阵大雨还真是和他“有仇”啊,接连破坏了他好几个计划了。

就在路军准备再取出几颗浓烟手雷补充周围的烟量时,不远处一只舔食者突然发现了路军的位置,猛地吐出它的大舌头向路军袭来。

等路军看到舔食者的大舌头,已经来不及让似鸵龙进行躲避了,只能利用他的瞬闪异能带着似鸵龙强行离开原来的位置。

但就在路军抵达新的位置后,突然有一只双锤感染体从旁边的烟雾中跑了出来,挥舞着双臂就向路军锤来,看来它已经待在这里好一会了。

看到自己刚躲完一波攻击又来一波,路军心中一惊,但这时他的瞬闪异能还在冷却中,眼看着已经躲不掉了,路军只能以最快的速度抬起死屠0型,对着双锤感染体的头部就是一枪。

只听见“砰”的一声,双锤感染体应声倒地,脑浆溅了一地,但它临死前还是把手臂砸到路军的身上了,路军直接被它锤飞出去两三米远,看到路军被锤飞的似鸵龙马上跑到路军身边,焦急地想知道路军有没有事。

而路军在知道自己被锤飞后,下意识地挣扎着想站起来,但他只是轻轻动了一下,就感觉胸部传来一阵剧痛,看来是某根肋骨被锤断了,也可能是好几根,路军现在还不清楚。

虽然挨了双锤感染体一下只断了几根肋骨算是小伤,也意味着路军的肉体足够强悍,换成其他人会直接被锤死也说不定,但肋骨断裂带来的疼痛会给路军接下来的行动带来极大的麻烦,毕竟这样子下去他就没法得心应手地战斗了。

复古圆框眼镜文艺美女戴鸭舌帽清新街拍

不过,就算身体已经开始不听使唤了,路军还是强忍着令人窒息的疼痛站了起来,再捡起死屠0型瞬间轰杀了两只准备扑向他的精英感染体,然后爬上似鸵龙的后背,准备离开这里,不然等浓烟完消散他就走不掉了。

似鸵龙看到路军没事,十分兴奋,马上开始利用浓烟掩护身型,往外面突破,准备带着路军离开这里。

可似鸵龙还没走几步,旁边就又跑出一只双锤感染体,幸好这次路军的瞬闪冷却好了,再次带着似鸵龙离开了原来的位置,脱离了双锤感染体的攻击范围。

但变异感染体们好像能猜到路军会这样做一般,在路军使用完瞬闪的瞬间,又有几只精英感染体围到路军身边,路军只能逐一开枪轰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