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娣软件集合

   霞儿有点蒙,还没有反应过来云千悦想说个啥,不过晚儿已经会意,大赞道:“好主意!”

   霞儿依旧一脸懵逼状,扭头看向了自家姐姐:“姐,你到底和云姑娘在搞什么鬼啊?”

   晚儿笑眯眯说道:“想不通?”

   霞儿特别诚实地乖乖点头。

   晚儿却心情大好地说道:“想不通,你就慢慢想啊。”

   擦!

   霞儿很是生气,她们家姐姐竟然会这般逗她了。而就在霞儿想继续问下去的时候,晚儿已然站起身来:“我要去给三姑娘写信去了。”

   怎么又牵扯到三姑娘了?

   霞儿一脑袋的疑问,看到晚儿往外走,赶紧跟了上去:“姐,你给我说清楚!”

   看到两姐妹热热闹闹地离开,云千悦心情也大好,这时候才有功夫看了一眼一旁老神在在坐着的景昇。

   “怎么,师叔就不好奇,我们想干什么?”

   景昇随意地耸了耸肩:“还能想干什么,无非就是想坑四公子一把呗。”

   甜美清纯女孩的公主梦

   云千悦眼睛一亮,立刻给景昇一个大拇哥:“我家相公最聪明了!”

   景昇也不含糊,直接大手一伸就把小妞子给拉到了他的怀中:“那这么聪明的相公你要如何奖励一下?”

   云千悦狠狠瞪了一眼景昇,慌张地看了看外面,生怕这时候两姐妹会回来,若真的回来真是要把她羞死了。

   “师叔,你这是干什么,快把我放开啊!”云千悦耳朵都红了。

   景昇睨了一眼云千悦:“那我们进屋说。”说罢,也不等云千悦反对,就已经打横将云千悦抱了起来,带进了屋中。

   两人一顿温存,云千悦感觉被一股奇怪的气息包围了,平日里精明的大脑此刻就好似什么都想不起来一样。

   景昇窝在云千悦身旁,支起了半个身子,就这么悠闲地看着自家小娘子,慢悠悠说道:“说说吧,你到底和这个三姑娘打成了什么协议,她不仅派了自己的婢女来,而且好似还很支持你。”

   云千悦笑眯眯:“昨天不是和你说了不少了么。”

   景昇捏了捏她小鼻子:“昨天我心里都是我这身体的事儿,你说的,我也就捡着感兴趣的听了听,关于那个三姑娘的事儿,我基本上都没怎么仔细听进去。”

   云千悦故作生气地哼了一声:“师叔,你就这么不把我的话放在心里,平日里口口声声说我是你的小心肝,你就这样?”

   说完,云千悦就自己绷不住,噗嗤一下笑出声来,啧啧,自己还能说出小心肝三个字,真是把自己都恶心到了。

   景昇好笑地看着自家小姑娘,又捏了捏她的小鼻子:“调皮,快说!”

   “我不,你还没告诉我,到底是谁把你掳走的。而怎么又到了四公子那里的呢!”

   “谁掳走我,你们不是早就猜到了么。就是那个大姑娘。不过大姑娘和四公子之间到底是敌是友,我说不好。四公子并没有冲出来将我掳走,其中也是周转了一下,具体是怎么回事儿,我也不太清楚,不过最终我醒来,发现是在四公子的牢房里。当时身边有苍峻,故而我也没有继续细想这里面的事儿。本来我以为四公子算是截胡了,但是我后来细想了想,也许大姑娘和四公子之间可能有些牵扯,也不一定。而他们这么折腾一下,反而迷惑了炎族的人。至少如今没有几个人知道我在四公子手里,都还以为我被陌生的组织给带走了。都在嘲笑大姑娘呢。”

   啧啧。

   云千悦摇了摇头:“炎族好复杂啊。”

   “确实非常复杂。”景昇点点头,“我总觉得炎族被至少三股势力控制了。而且都想得到炎族。在明族的时候倒是没有这种感觉,不知道炎族到底有什么,为何会这么令人看中。不过这里面肯定是有利可图的。那些人绝对不会白白费力气,做这些没意义的事情。”

   云千悦想了想说道:“师叔,会不会和你们这些特殊体质的人有关系?别忘了,明族、炎族和盘族有一个共同的点,他们更想要优质的下一代。而只要保证父母有一方的血脉有苍族血脉就行了。”

   景昇深吸一口气,转而微微眯了起来,非常认真地说道:“那就恶心了。我们之前不管怎么样,触碰到的人,都不会对孩子下手,这是基本的底线。而如今炎族和盘族连这层底线都跨越了,那么就绝对不能让她们这样发展下去了。不然以后一旦让他们无限制强大起来,我们这些人虽然不属于上古族人,但是依旧会有危险的。”

   “是的。”云千悦也非常认真地点点头,她刚才这么说,也是觉得有危险。

   孩子是个民族的下一代,都应该好好被呵护长大,即便也许会碰到危险,但是也绝对不能被人这般利用,他们绝对不是成为某个能量的传承,他们应当是民族的希望。

   景昇和云千悦两人脸色都异常的慎重。

   而景昇半天幽幽吐出了几个字:“悦儿,我觉得他们可能不是刚刚开始做这样的事情。”

   云千悦的心一下子揪了起来,她没有说话,但是脸色渐渐变得苍白。她明白景昇所想说的,突然之间她觉得浑身冰凉,那边景昇已经伸出手将云千悦搂在了怀里,手轻轻抚摸着她,渐渐安抚了云千悦的情绪。

   “悦儿不怕,我会保护好你的,如果将来我们有孩子,我也会保护好孩子的。”

   孩子。

   云千悦下意识就去摸自己的肚子,她抬起头,眼中闪烁着少有的恐慌。没错,她如果有了孩子,那么她的孩子也是属于这个范围的。父母双方有苍族血脉,甚至师叔的体质还是特殊的。下意识,云千悦连呼吸都忘了。

   “不怕,不怕。”景昇如同哄孩子一样安抚着云千悦,“也许都是咱们瞎猜的呢。”

   “不是。”云千悦很坚定地摇了摇头,“师叔,我突然觉得也许炎族就是一个试验场。”

   景昇紧紧皱眉:“这话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