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mv102下载90网盘

叶峰手持龙胆量银枪,一步步朝着风无尘所在的方位而去,看着如此强势的叶峰。

风无尘脸色难看无比,在叶峰强势的攻击之下,他已经受伤。

如果再战下去,风无尘知道自己定然会吃亏,因此,在叶峰朝他走来之时,他便已经心生退意。

而他,行事作风也极为的果断,身体瞬间化作一股飓风,快速的朝着一侧方位转动而去,试图就此离开。

“人走可以,东西留下!”

见到风无尘试图离开,叶峰脸上立刻浮现出几分锋锐之气,只见他在这一刻脚步踏出,身体被一阵星辰之光所包裹,星辰之力闪耀天地。

又有入心境的天地之势融入他的躯体之中,顿时使得叶峰的身体仿佛超脱了空间的距离。

即便风无尘的速度很快,却依旧无法与叶峰相提并论,在一瞬间,叶峰的身体便已经挡在了风无尘跟前。

一道掌印拍出,掌印之上融合了至强的毁灭力量,使得风无尘不得不朝着一侧方位闪避。

而几乎在同时,叶峰的脚步再度踏出,一只大手直接扣住了风无尘的手臂之上,随即快速的将对方的储物戒指从他的手指之上取了下来。

“还给我!”

风无尘面色冰冷,储物戒指之中可是有着他的部家当,就这样被叶峰拿去,他心中难免一阵肉疼。

惊为天人的大波美女

“你认为可能吗?”

叶峰一脸冷笑,将风无尘的储物戒指存放入了自己的储物戒指之中。

风无尘一阵咬牙切齿,他可能做梦都不会想到,自己竟然栽在了一个之前被他声称是废物之人的手上。

而他,却偏偏没有反抗的能力,这让风无尘一阵咬牙,说道:“今日你给我的一切,他日,我必将加倍奉还!”

说话间,风无尘的身体便快速的朝着一侧方位闪避而去,身躯化作了一阵飓风,快速的卷动逃出了这片区域。

叶峰脸上浮现几分讽刺之意,并没有前去追击,他们前来蛟龙海的主要目的便是寻找那万年蛟龙,夺取龙珠。

即便此刻叶峰真的将风无尘杀死,对于他来说,也没有半点的好处。

如今,风无尘的储物戒指也已经落在了他的手中,这便够了。

见到风无尘离开,不远处已经身受重伤了的王智脸上神色彻底的垮了下来。

他之前还将希望寄托在风无尘的身上,认为对方会将叶峰诛杀为他报仇雪恨,却不成想会是如今这种局面。

正当王智考虑着自己当如何脱身之时,叶峰对身体便已经转了过来,目光落在了王智的身上。

那种平静的目光中却仿佛蕴含极为可怕的穿透性,顿时让王智身体狠狠一颤。

神色中流露出几分慌乱之色,身体就不由自主的朝着后方退去。并且试图就此逃走。

“我让你走了吗?”

只是,王智的身体刚刚转过,便听到叶峰那冷漠的声音传了过来,顿时使得他身体一颤,一颗心顿时沉入了谷底。

叶峰不让他离开,王智便不敢走了,身体直接转过,目光看向叶峰,脸上神色就如同是接受审判的罪人一般,简直无法用言语来形容他的表情。

“你想怎样?”

王智壮了壮胆问道。心中确实极为的忐忑。

“给这位兄弟道歉!”

叶峰此刻已经来到了王智的跟前,冰冷的目光俯视着对方,龙胆亮银枪枪身之上隐隐有阵阵寒冷气息释放。

使得王智有种坠入冰窖的感觉。

王智知道,他此刻若不妥协,叶峰真有可能杀了他。

“对不起。”

王智咬牙切齿的对着倒在地面上的熊铁钟说道,话语听起来有些不情不愿。

“砰!”

然而,王智的声音刚刚落下,便感觉自己的小腿大腿连接处一阵剧痛传来。

这使得他闷哼一声,双腿直接失去了支撑力,竟然跪倒在了熊铁钟的面前。

“诚恳一些!”

与此同时,叶峰那冷漠的声音传了过来,话语越发的不客气了起来。

王智身体颤抖,瘦削的面容上浮现几分羞愤之意。曾经的他,是何等的骄傲。

金罗榜强者,在他人的面前,何时如此卑微过?

只是,叶峰实在太过强势,如若他不道歉,后果根本不是他能够承受得起的。

“熊兄弟,在下知错了,在下不应该如此的自私,更不应该背信弃义恩将仇报,还望熊兄弟原谅!”

王智咬了咬牙,口中憋出这样一道声音,说出这番话之后,只感觉自己的人格瞬间都降低了。

熊铁钟依旧一脸愤恨的看着王智,他为人一向重义气,嫉恶如仇的他,对于这种卑鄙小人是非常看不起的。

“阁下,现在可以了吗?不要杀我。”

说完这些话,王智便一脸忐忑的对叶峰问道,那种神色仿佛是在乞求叶峰的原谅。

“杀你?我怕脏了自己的手,滚吧!”

听到王智的话,叶峰连连看对方一下都没有,直接冷漠说道。

这使得王智身体一颤,虽然遭受了很强烈的羞辱,但叶峰不杀他,他便感觉自己非常幸运了。

王智屁滚尿流的离开了,这对于他来说一定是非常好的结局了。

在王智离开之后,熊铁钟沁水心二人才从震惊之中反应过来。

只见熊铁钟的身体在地面上微微挣扎,艰难的站起了身体,对着叶峰躬身行礼,说道:“多谢这位兄弟救命之恩,在下熊铁钟感激不尽!”

熊铁钟的声音浑厚,即便身受重伤,依旧是那般的中气十足。

叶峰踏步朝前,将熊铁钟的身体扶了起来,说道:“兄弟无需客气,刚刚也只是举手之劳而已,何足挂齿?”

熊铁钟的为人他刚刚看的清楚,这种性情中人,叶峰都非常的欣赏,出手相救熊铁钟,也是他非常乐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