蝶恋花直播

“天地境层次的残魂?这个对于伟大的虚仙而言应当不难吧!”

方岳皱眉,难道这个时候了,这个罗宇还在欺骗自己?

“不难?哈哈哈!天地轮回,阴阳交替,这是万界宇宙或者说是每一个宇宙最为本源的法则。这法则,保持了宇宙的基本运转,不容打破!你说复活一道残魂不难?”

罗宇哈哈大笑,笑的方岳浑身发毛。

“我要复活的残魂,乃是一百五十万年前的一道残魂!他在岁月的腐蚀下,已经被磨灭到了仅仅剩下一缕简单的执念!纵然是我要复活,也是不可能做到的事情!所以,我选择了你,方岳,替我出手!”

罗宇认真的回答和解释了方岳的问题。

方岳终于明白了这罗宇的想法。

如果有完整的魂魄,复活的难度其实是最低的,随便找一具肉壳夺舍就可以了!

而灵魂残缺,则会让复活的难度增加,灵魂残缺的程度越高,这复活的难度也便是越大。

只余下了一缕执念的魂魄,几乎是可以归为不可复活的一类。

纵然是虚仙境的高手遇到也会觉得为难和棘手。

“为什么找我?”

小脸大眼睛嘟嘟嘴呆萌妹子公园写真

方岳发现今天自己的问题特别多。

不怪他,因为他心中的疑惑也是非常之多。

“因为你是人间鬼差!掌控生死,因为你可以帮助我,得到复活这一缕执念的关键材料,一滴忘川之水!”

罗宇紧盯着方岳,几乎是一字一顿的说道。

闻言,方岳顿时了然,原来,都是自己身份的缘故。

“没有问题!这忘川之水我可以帮你!”

方岳没问对方会付出什么报酬代价。

和虚仙级的强者谈条件,等于是直接作死。

对方一个不高兴,便能够打的自己的魂飞魄散。

尽管,忘川之水相当珍贵,但方岳的手中还是有着五滴存货。

夕月鬼差,穿梭两界,方岳一些珍贵的成长型的鬼兵,还有四转以上的魂力,都不是以鬼石或者鬼贝结算的。

这种高级宝物,必须是以物换物,或者以珍贵的材料来交换。

忘川之水,便是阴间高级的材料之一。

一滴忘川之水,等偌于一滴五转魂液!

忘川之水,能够将残魂补充完整,当然,灵魂越是强大,补充完整的过程中,需要的忘川之水数量也是越大。

“这么痛快?!”

罗宇眉毛挑起。

本来以为想要得到忘川之水,他需要饱经波折,毕竟那是在地府中也相当珍贵的东西。

凭借方岳一个地位不高的小小鬼差,想要得到应当很难。

谁料,这方岳自己的手中就有存货。

本来以为他很高估方岳了,可是没料到,这方岳比自己想象的更加的深不可测!

“这是一滴忘川之水,在阴间,它轻盈无比,宛若无物,可是到了人间,它沾染上了红尘俗气,质量改变,每一滴都是重大三千六百公斤!这忘川之水,若是炼化入兵器之中,可以通过神通,召唤出忘川虚影,洗练整个红尘!”

方岳取出了一滴忘川之水,放入到了一个婴儿拇指大小的玉瓶中。

他将忘川之水奉上,口中还不忘记介绍这忘川之水的诸多神妙之处。

既然已经决定送上宝物,那就不如将这个好人给做彻底,做到底。

罗宇接过忘川之水,他微微点头:“的确是忘川之水,我已经可以通过这瓶子,感受到其中水波滔滔的感觉!我作为虚仙,自然不会白要你们小辈的东西!算我罗玉欠你一个人情,若是你有需要的话,尽管来找我!这是我的一块贴身玉佩,其中沾染有我万年修行的气息,遇到宵小之辈,它能够护主,直至其中的气息彻底消散!同时,这玉佩还一种功效,那就是与我沟通三次,这三次沟通之中,我将尽量给你我所知道的答案,三次沟通结束,玉佩自毁,你我之间,再也没有什么因果牵绊!”

罗宇的声音颇为冷坤。

因果循环,他可不想和方岳牵涉上什么因果关系。

如果不是真的有必要,他都不愿意亲自出面欠下方岳这个人情。

人间鬼差,岂是这么好当的!

一手价钱,一手交货。

当然,方岳对于罗宇的报答,本来是不报什么希望的。

对方能给,便算是有点良心,现在看来,虽然态度一般,但是东西不错,一位虚仙的护身玉佩,还有三次沟通的机会。

啧啧。

“我可以问一下,罗宇大人,您复活这缕残魂真正的初衷和目的吗?”

复活残魂,可不是什么助人为乐,顺手而为的事情。

残魂复苏,违逆天地法则,会遭遇种种劫数的阻拦!

就算是能够渡过劫数,帮助复活之人,也会受到天道的标记,这标记,平日里倒是没有什么,可是一旦遇到天劫之类的事情,标记触发,遭遇的天劫威力将会比平时强大数十倍,乃至只上百倍!

如果这道残魂主人的身份极为重要,罗宇肯定不会付出如此惨重的代价来将之复活。

“这道残魂本身没有什么,但是它的记忆深处却有一把钥匙。那把钥匙是打开未来之门的关键!好了,说这么多你也不能够理解!总之,今天的事情,算我欠你一个人情!一道忘川之水,换一位虚仙的人情,这买卖,你不亏!”

得到了忘川之水,罗宇的心情大好。

“小子,这次的事情,真的是麻烦你了!以后在这天路之上,若是有执法者、暗影阁的人找你的麻烦,报上我罗宇的名号,他们或许会放你一马!”

罗宇又赠送给了方岳一个好处。

在天路之上,这执法者和暗影阁便是最大的麻烦源泉!

若是能够让这两方势力都不对方岳动手,那么这次的天路旅程,方岳的安系数则有增加的许多。

“我等不及了马上就要走了!记住,这次的彼岸宇宙的入侵不是你能够对付的了得,这毁灭护卫一旦被消灭干净,立刻离开这座城池!”

临走之前,罗宇给了方岳最真心的忠告。

并不是因为罗玉担心方岳的生命安,而是万一方岳死了,他以后再找和阴间有关的东西,怕是又要费一番周折了!

片刻,罗宇便是抓着鬼刀从原地消失了。

只余下方岳的分身,孤零零的一人站在原地。

“罗宇,又是一位虚仙,他是来对付这次彼岸宇宙生灵入侵的吗?”

方岳自言自语,他就这样继续站在原地。

一双眸子,眺望天空,谁也不知道他在等待着什么,或者说,在守候着什么!

“哈哈哈,方岳,你果然还没有离开!我就知道,你会在这里等待着我们!”

一队纳兰家族的长老降临,这次,没有弟子!

一共十二位纳兰家族长老级的人物,仅仅教主级的强者便是有三人之多,余下的九人也部都是纳兰家族长老级的人物,他们个个都是阴阳境巅峰层次的高手,配合家族给予的宝物,甚至能够横杀教主境初期的强者!

如此阵容用来围杀方岳,对于纳兰家族而言,用豪华两字来形容毫不过分!

方岳的眼睛虚眯,等待着纳兰家族高手的到来。

这些,还远远不够他塞牙缝的,起码要来一个圣人境的强者杀了才算是开胃菜!

“你们就来了这么几个人马?”

方岳等待片刻,却是发现纳兰家族的人没有任何援兵。

“我们几个,足以杀你百次,你以为还会有谁来!”

纳兰家族的诸位长老哈哈大笑,他们的笑容中满是嘲讽。

见过自不量力的但却从来没有看见过方岳这样自不量力的!

他以为他是谁?

难不成,要惊动纳兰家族的圣人前来?

“也罢!蚊子腿再小也是肉!杀了你们,足够我毁灭护卫分身进化一两个小境界的了!”

方岳浅笑,笑靥如花。

那些纳兰家族的长老一个个暗自皱眉,心中泛起了嘀咕。

这方岳莫非是脑子有病吗?

这么多纳兰家族的长老为围攻他,他居然还敢露出笑容?

莫不成,他还以为自己可以逃出升天?

如此的阵容,在天路第一城中足以灭掉一个万人的小家族了!

那几位纳兰家族的长老面面相觑,不过,他们纵然是心中疑,也不可能就此退却。

纳兰家族丢不起这人。

若是传扬出去,纳兰家族的十二位长老联手围攻一位轮转境初期的散修,对方未动半分,便是将他们十二人尽皆惊退。

这纳兰家族以后在天路第一城中,老脸还往哪儿搁啊!

若是这样,即便是方岳不杀他们,纳兰家族的老一辈强者也绝对饶不了他们。

“你们几个谁先出手?别在这里磨磨唧唧的!”

方岳双臂环抱,让他先下手为强,他还真的有点下不去手。

以他现在的修为境界,诸多手段,方岳已经将自己默默归入到了半步圣人,乃是圣人层次的行列。

而这些纳兰家族的人,要么是阴阳境,要么是教主境,他若是出手,心中会生出一丝恃强凌弱,以大欺小的感觉!

“我来!”

一位纳兰家族阴阳境巅峰的金甲中年人走出,他一挥手,便是漫天罡风风气,一片片风刃如刀扑杀向方岳的咽喉,眉心,等等要害。

这位纳兰家族的强者,精通风之大道。

每一式都是快到极致令人防不胜防!

“方岳,这乃是我的绝技,千杀风刃,一旦出手,便是铺天盖地,让你无处可逃,无处可躲!每一道罡风的威力,都不亚于一位阴阳境七等层修行者的力一击,若是一击未溃,还有第二击,第三击,总之会让你必死无疑!”

这位纳兰家族的阴阳境强者露出了得意的笑容。